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 > 戏剧艺术 > 西路唐剧大师还得靠手工业营造,戏曲与教育

原标题:西路唐剧大师还得靠手工业营造,戏曲与教育

浏览次数:196 时间:2019-12-25

1、戏曲教育 戏曲与历史:艺术创作最根本的原则是以其作为反映社会生活的一种手段,虽然它对社会生活运用艺术的规律进行了艺术的加工,但社会的真谛并没有因此而改变,而且比之真实生活让人看得更加清楚了。戏曲作为一种艺术门类,也是以反映生活为己任的。由于戏曲的特殊性,使其对于历史情有独钟,一部戏曲史即是一部中国历史。纵观戏曲剧目,从远古的大禹治水,到新时期的改革开放,各个朝代、各个历史时期的生活都有所反映。戏谚说“唐三千,宋八百,演不完的三国戏”,即是针对此而言的。戏曲观众即是在欣赏戏曲剧目时完成对历史与现实的观照的。有一幅戏曲楹联说“载治乱,知兴衰,千秋业若亲目;寓褒贬,别善恶,万古纲长全在兹。”此言不虚。 戏曲与教育:教育在漫长的封建社会,其普及程度是远远不够的,广大群众大都没有接受教育的机会。但他们在一条接受历史与社会知识的捷径,那就是看戏。所以有人以“观戏如读书”来高度评价戏曲的这一教育功能。如果广大群众在没有接受过正统教育的情况下,仍然知道有多少朝代,有哪些皇帝,有多少忠臣良将,多少奸党佞臣,懂得一些国法,识得一些伦理道德,那均为戏曲之功。陈独秀曾这样评价过戏曲:“戏园者,实普天下人之大学堂也;优伶者,实普天下人之大教师也。”戏曲的教育功能尤胜于其它艺术,一是因为其演出普及,受众面广,二是因为戏曲演出犹如现身说法,活灵活现,其感人至深且快捷。所以也才有了“说不如讲,讲不如演”的说法。戏曲的教育功能是寓于娱乐功能与审美功能之中的,即所谓“寓教于乐”。 2、戏曲教育 梨园:唐玄宗时宫廷内训练俗乐乐工的机构,隶属于教坊。梨园在唐都长安光化门外的禁苑中,唐玄宗曾选优秀乐工在此亲自教习,称“皇帝梨园弟子”。梨园的职能是训练器乐演奏人员,当时优秀乐工多出身梨园。梨园乐工多来自民间,经选拔进入宫廷,在相互学习中使其技艺得以精进,从而推动了唐代歌乐的发展。后世将戏曲界习称“梨园行”或“梨园界”,戏曲演员习称“梨园子弟”。 家班:即家庭戏班。民间戏曲教育的一了种形式。由私家蓄养童伶,延师教习,专为私人家中演戏之用。家班多为昆曲班,是明清时昆曲演出的主要形式。家班产生于明嘉靖、万历年间,繁荣于天启、崇祯年间。入清以后,家班依然盛行,清乾隆中叶后,地方戏兴起,昆曲家班渐衰。家班有三类:家庭女乐,即由女伶组成的家班;家班优僮,即由女伶组成的家班;家班梨园,即由职业伶人组成的家班。 科班:中国戏曲培养后继人才的一种主要教育形式。全国各剧种都曾有科班存在。科班产生于明末叶,以安徽石牌调科班为著名。兴起于清乾隆年间,盛行于清末民初到三十年代,许多有名科班均产生于此时,如京剧的喜、梆子的三乐社、川剧的三庆会、越剧的四季春等。此后一直延续到20世纪40年代末。科班专门培养童年演员,而且是大批量生产戏曲人才的群体教育中心,对戏曲艺术的发展产生过重大的作用。许多优秀的戏曲演员,大都出身于科班。科班的教学方式、方法对后世的戏曲艺术教育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中国戏曲学院:戏曲专业学校。1951年在四维剧校的基础上建立,称中国实验戏曲学校,王瑶卿任校长。1955年定名中国戏曲学校,晏甬任校长,萧长华、史若虚、刘仲秋任副校长。1978年,学校升级为学院,称“中国戏曲学院”。下设六个教学系,成为中国戏曲教育的最高学府

原来于魁智 张火丁 李胜素 王蓉蓉 孟广禄 史依弘等名家均出自“青研班”京剧大师还得靠手工打造

自从京剧史上的传奇班社“富连成”科班停办之后,京剧便与鼎盛春秋渐行渐远,在那个曾经的“黄金时代”,除了一个个开宗立派的大师,与手工业时代的审美和生存法则相吻合的教育体制至今仍为业内所津津乐道。就在去年梨园行轰轰烈烈纪念富连成创办110周年之时,提及的仍旧是今天院校教育所不及的昔日教育理念。

近日,第六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在梅兰芳大剧院以五台骨子老戏向母校中国戏曲学院65周年校庆进行汇报公演,43名学员联袂登台展示一年多以来教学成果的同时,也亲身例证,经过19年的探索,基于富连成科班经验衍生出的戏曲精英继续教育模式不仅符合京剧传承规律,更让京剧进入到“青研班”时代。

于魁智、张火丁都出自“梅花奖” 获奖比例高达44.1%的“青研班”

回溯办班之初,京剧刚刚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的低谷,“文革”后京剧人才断层,整个行业深感未来将挑起京剧大梁的那一批演员技术储备和经验储备都不足,于是1996年在中央领导的关怀下,由中宣部领导,文化部、北京市政府共同主办,中国戏曲学院承办,在全国范围内选拔具备扎实基础和艺术潜力并有一定知名度的京剧优秀青年演员,通过三年的学习,使他们在表演技能、艺术理论、文化水平和人文素养等方面得到全面提升,成为京剧艺术中坚力量和领军人才的培养工程。

19年来,“青研班”迄今已培养了179名学员,其中79人获得过“梅花奖”,8人斩获“二度梅”,更有一人荣膺“梅花大奖”,获奖比例达到了44.1%,当今京剧舞台的中坚力量以及潜在新秀几乎都出自该班。于魁智、张火丁、李胜素、王蓉蓉、杜镇杰、杨赤、孟广禄、史依弘、张建峰、张馨月,以及昆曲的杨凤一,川剧的沈铁梅,河北梆子的王洪玲、王英会等中青年名家都曾是“青研班”的学员。

张君秋示范让人才吃小灶、吃偏饭,打破学生私有

成材率如此之高,除了学员本身就已是优中选优外,符合艺术教育规律的精英教育模式也功不可没。出科后再拜师曾经是京剧所独有的,中国戏曲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傅谨教授介绍,“承袭这一做法的不乏梅兰芳、李少春这样的大家,科班只完成了戏曲演员的基础教育,出科后重新拜名家为师,由名家为其制定符合其个人特点的课程,通过个性化的教学才造就了优质人才。京剧的辉煌固然是多重因素叠加的结果,但诸多名家成名后的重新拜师足以说明这一人才培养特殊模式不可忽视。”

中国戏曲学院原副院长、“青研班”顾问赵景勃称,“从科班教学到戏校教育,再到尖子模式,青研班开创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英才教育模式,就是要让人才吃小灶、吃偏饭。课程设置中实施一个专业导师、一个学术导师的双导师制,将课堂教学与艺术实践相结合、技能培训与理论教学并举。”

由于打破了承袭多年的戏曲教学模式,赵景勃说,在举办之初,“青研班”还曾面临如何处理导师与师父的关系这一在传统师承体系中几乎无法调和的矛盾。“第一届青研班,张君秋先生为我们树立了典范,当时他的弟子王蓉蓉入校后,张君秋先生亲自为她列了张单子,花旦戏跟谁学,昆曲戏找哪位老师,彻底打破了以往梨园行学生私有的观念,力主弟子转益多师。”

本文由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发布于戏剧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西路唐剧大师还得靠手工业营造,戏曲与教育

关键词:

上一篇:vns85978威尼斯城官网宋杂剧与早期南戏

下一篇:京戏脸谱,京剧脸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