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 > 戏剧艺术 > 的观后感悟,功名利禄诱惑下的人性扭曲

原标题:的观后感悟,功名利禄诱惑下的人性扭曲

浏览次数:149 时间:2019-11-08

话剧《画眉》:功名利禄诱惑下的人性扭曲

时间:2015年09月2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乔宗玉

图片 1

话剧《画眉》剧照 李春光 摄

  入秋,话剧《画眉》在北京人艺实验剧场上演。在60余年的艺术创作中,北京人艺形成了比较成熟的演剧风格,并得以很好地传承。作为一部小剧场话剧,《画眉》亦如是,简约精致的舞台,古琴、香炉,演员们清晰、铿锵的台词,无一不打着鲜明的人艺“烙印”。这或许就是“老字号”的魅力。

  通过《画眉》一剧,我感觉青年编剧苑彬大有潜力。《画眉》的文学性很强,台词古雅,并且,它是一部有思想的剧本,从中,我们不难看到一些经典话剧如《商鞅》《奥赛罗》的影子,不可否认,《画眉》有它的独到性,有年轻一代对历史、对人性的思索,而不是时下流行的“戏说”。

  《画眉》从三个层面,展示功名利禄诱惑下的人性扭曲。

  首先,是夫妻关系。吴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卫国“凤凰男”,其妻思姜作为齐国大家闺秀,与之私奔到鲁国。吴起未发迹之时,夫妻感情很好,留下“画眉”美谈。思姜骄傲地对吴起道:“别的男人入不了我的法眼,可我却让你住进了我的心里。”女性对于爱情、婚姻总是想得很简单,只要在一起,男耕女织,便很快乐,毋须什么名位、权力。然而男性不同,尤其是对于吴起这么一个自认为满腹经纶、性格桀骜不驯的穷小子,他对于功名是赤裸裸地追寻,终于在权欲的膨胀下,受公叔唆使,杀妻博相位。

  思姜之死,美丽而凄凉。重温“画眉诗”后,思姜一度想求活,让吴起写休书,但吴起执意杀妻,向鲁国君主表忠心。思姜决意赴死,凄然道:“希望你能记住我为你做的事。”那一刻,我不由想起了1996年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出的《野种》,剧中,男主角的妻子死之前,对已经丧失人性的男主角说,你终于出息了。彼时,我觉得好残忍,为什么一定要女性的死亡来成全男性的成长?我觉得中国女性的自我牺牲精神某种程度上有些过分了,对自己所爱的男性太纵容了。“夫为妻纲”,儒家教育下的夫妻关系,与奴隶主和奴隶的关系有什么区别?

  思姜最初喜欢上的那个少年吴起,已经不复存在,她这位“孔雀女”太过单纯,以为自己的爱冲破门阀观念,以为自己一心一意地付出能换来天长地久,忽视了“凤凰男”骨子里的自卑与自私。同时,一个女性无论受过多么好的教育,具有多么高贵的身份与情操,在她爱上某个男性以后,她有可能无意识“奴化”了自己。这些善良、痴情的“妻子”们,成为人们哀叹的对象。

  其次,是同窗关系。吴起与公叔同为曾子之徒,公叔屡陷吴起于不义,最后两人为争相国之位,两败俱伤。他们两个,类似韩非与李斯、孙膑与庞涓,印证了“同门是仇家”这个千古难以破解的“谜团”。正因为彼此了解,彼此所学相同,便相克。吴起在施展自己军事才华、政治抱负中,得罪同僚,无比自信,不曾对举荐他的公叔有过感恩之言;公叔对吴起落井下石、设圈套,两人都体现了知识分子的劣根性——一个狂妄自大、一个妒贤嫉能。吴起与公叔两人尽管学识渊博,却没有一个心怀天下苍生的,才华只是他们用来换取功名利禄的工具,而且朝秦暮楚,有奶即娘,随时可以换新主以求新的荣耀,如此没有忠义之心,他们的人生注定以悲剧收场。

  再次,是“办公室政治”。“宫斗剧”里妃嫔们为求帝王恩宠,斗得死去活来,朝堂上男人们的斗争其实也一样,楚大夫屈原就自比“美人”,成日怨恨楚王不“眷顾”。大儒樊哲迂腐、鸡贼,溜须拍马、挑拨离间是其长项;鲁穆公“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时而装傻充愣,实际玩众臣于股掌;相国公仪休倒是一个明白人,虽然人们总批判愚忠,但愚忠也是有信念的表现,至少他是一个为鲁国鞠躬尽瘁的文人。公仪休对吴起和公叔各有委婉的劝诫,但两个后生根本听不进去……如果不是特别有政治头脑的人,其实离政坛越远越好,光有才华,还不足以立足政界。如果吴起安安心心做他的大将军,发挥专业特长,带兵打仗,也不至于落得家破人亡、鸡飞蛋打的结局。

  《画眉》对于国家如何选拔人才,是世袭,还是不论出身依照本领选拔,都有一些探讨。像吴起这样没有根基的能人,国家也应给予一定的机会。正是由于长期以来,阶级固化,贫富悬殊,才会使有为青年吴起变成一个为出人头地不择手段的“坏人”,即使是来自贵族阶层女子的爱情,也无法拯救吴起贪慕虚荣的灵魂,这才是《画眉》最深刻的地方。

  对于儒家,《画眉》明显是带有批判色彩的。樊哲这个大儒,从头至尾就是一个“跳梁小丑”形象,他的那些繁文缛节,他的那些逢迎伎俩,他的那些无理取闹,无不让人反感。尤其是他的跪拜之礼,让人联想起近年“国学热”中那些“三跪九叩”的所谓“儒生”。儒家的教义被曲解,重义轻利、格物致知,不见踪影。这凸显了《画眉》的现实意义。

老丞相的一个问题引发的悲剧

老丞相公仪修问吴起,人在世上所谓何来?

吴起答道:人在世上其实都是货物,待价而沽,实现抱负,出将入相是吴起的毕生追求。忠其实都是愚忠。

为了自己的目标,凡是阻碍他的抱负的就要清除,当他遭遇离间,他之所以不能封相是因为他有一位仇国出身的妻子。多年相濡以沫的孺人(大夫之妻)也成了要清除的对象。老丞相的君王之道不可谓不狠辣(他的遗言:再做一次愚忠之事),他正中吴起,公舒,樊哲的欲望与软肋。即便没有这个计谋,人的欲望之火若没有节制终究会被各自不同的方式被吞噬。

我想这里并没有讨论成就大事与儿女情长孰轻孰重,这个辩题没有标准答案,不同价值观的人所看重的自然不同,只要你愿意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那么是没有好坏优劣之分的。

虽然吴起在最后向思姜忏悔,若有来生只愿男耕女织,为她画眉。那是在那一刻,对于到头一场空的懊悔。

如若有来生,若吴起还是吴起,他的底层的代码没有变化,模式没有改变,故事或许不同,但结局恐怕还是一个悲剧。

本文由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发布于戏剧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的观后感悟,功名利禄诱惑下的人性扭曲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把好文艺批评的方向盘,文艺批评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