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 > 戏剧艺术 > 三生万物开拓不止,吾爱至斯

原标题:三生万物开拓不止,吾爱至斯

浏览次数:52 时间:2019-10-29

图片 1

作为一支二十年如一日坚持肢体剧风格的剧团,三拓旗剧团不敢说是国内肢体剧先行者,也至少可以说是在国内小剧场舞台上散发着独有的气质和魅力。一路走来,虽然争议很大,也确定了自己稳定的江湖地位,算得上是践行了戏剧舞台上的工匠精神。其演绎的肢体剧形式,某种意义上解放了语言对于戏剧本身的束缚,通过行为肢体串联出了故事结构,推动着情节发展,使得剧目本身需要表达的信息被浓缩提炼,使得观众不得不联系剧情自我思考,给出属于自己的答案,具有更为深厚空间意义的延伸。

“我们走过了一条从简单到复杂再变为简单的戏路。开始的时候,我们的戏很简单,因为没有方法,理念也比较模糊,不敢随意加东西;后来又开始不断加料;现在我学着做减法,又变得很简单,但这已经不是最初的简单了。其实,加减只是一种方法,它不是一个结果。”赵淼这样总结自己创作历程的变化。与这些点滴的变化同步,他所在的三拓旗剧团也走过了15年的艰难历程。三拓旗,对赵淼的意义,就好像他的一个孩子。“三生万物,开拓不止,树立旗帜”,给“孩子”取这个名号,赵淼道出了其中的深意。

而创作风格上三拓旗更是坚持一剧一格,其代表作《水生》《失歌》等,将生死,时间,人性这些看似高高在上的大词放在同一纬度进行思考,通过演员精湛到位的演绎含蓄婉转地展现出来,常常从类似皮影、击鼓传花这样司空见惯的日常切入口,试图打破镜框式第三面墙舞台束缚,以一种无言胜有言的娓娓道来的方式引发观众同理心的思考表演难度很大,真正能出好的演出效果也很不易所以。

“在大一下学期也就是2002年的时候,英国有三个剧团来到中国,莎士比亚剧团带来了《威尼斯商人》、尼翰剧团带来了《红舞鞋》、O剧团带来了《三个黑故事》,这三个戏给我冲击很大。空空荡荡的舞台上,几个演员就可以把一个长篇大论的故事演得惟妙惟肖,你甚至都听不到一句台词。在戏里,他们可以用身体去表达一种情感,可以把内心的东西外化出来,而我们当时还在话剧台词上大做文章。”看完三出戏后,赵淼扬言“三年之内也要排出这样的戏来”。就这样,赵淼开始了形体戏剧的探索。而在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样一种戏剧的名称,不知道它的方法来源于哪儿,也不知道支撑它的戏剧理论是什么,更不知道它的奠基者和实践者都有谁,用赵淼自己的话说,简直就是摸着石头过河。

是的,只有70分钟,是的,没有一句台词。五一假期最后一天看完三拓旗团创立二十周年纪念演出《吾爱至斯》,还是觉得很欣慰,对得起周年纪念演出质量。

从《6:3》到《达人未爱狂想曲》,从《东游记》《壹光年》到《鬼马电梯》《九种时刻》,赵淼拓出了一条极具个人风格化的戏剧道路。“戏是有魂儿的,不能太急功近利。”在赵淼眼里,作为一个戏剧人,有些东西是永远都不能改变的。正因如此,作为一个仅有16人组成的小剧场话剧团体,三拓旗剧团也面临着经营状况不佳的尴尬境遇。对此,赵淼直言:“我们跟传统的演出公司不同,他们以制作盈利为先,我们是创作为上,戏剧本身的品质才是根本!”

在看到三拓旗的《吾爱至斯》后,作为一个普通观众我可以很肯定地说,不论情怀,只论完成度和质量,在这个烂戏泛滥的时代,它配得上周年佳作的赞誉。这样的有坚持有理想的剧团,我们真心希望它多一点再多一点。

一个“拓”字,就要你不安于现状,不断思索;就要不囿于传统观念,敢于破旧立新。在赵淼的戏剧创作里,你很难发现传统戏剧的影子。从在中央戏剧学院求学期间创作的第一个作品《6:3》到如今的《九种时刻》,赵淼在探索形体戏剧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寻找肢体语言的无限可能性、追问身体语汇背后的潜台词和内心独白,以诗意的身体表达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情绪、意识等精神层面的细微变化,是他一贯的戏剧追求。而这一切,都源于大学时的一次观剧体验。

2016.5.2繁星戏剧村

本文由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发布于戏剧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三生万物开拓不止,吾爱至斯

关键词:

上一篇:话剧编剧人才瓶颈何时突破,明星成振兴话剧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