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 > 戏剧艺术 > 话剧编剧人才瓶颈何时突破,明星成振兴话剧唯

原标题:话剧编剧人才瓶颈何时突破,明星成振兴话剧唯

浏览次数:126 时间:2019-10-29

话剧编剧人才瓶颈何时突破

时间:2012年09月18日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侯 璞

  近来,话剧界的“剧本荒”问题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热点。虽然《步步惊心》、《失恋33天》等由影视作品改编的剧本成为了投资商们的宠儿,受到了观众的热捧,但这些剧本毕竟也只是捡了影视界的“残羹剩饭”,无论是业界专家还是观众都为话剧界缺乏原创好剧本而遗憾。

  事实上,“剧本荒”的问题已经断断续续纠缠了话剧界20年。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儿?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人才稀缺是关键

  目前,能够得到观众认可的原创话剧剧目屈指可数,许多业界人士认为当下的原创话剧剧本内容雷同、商业气息强、思想肤浅的不在少数。有人形容现在的编剧界是“围城”,里面的人想出出不来,外面的人想进却进不去。这是不是意味着,没有人脉的圈外人即使有好剧本也很难被采用呢?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陈传敏主任否定了这个说法,他告诉记者:“剧团是不会放过一个好剧本的。”在他的周围很多搞创作的人都为没有好剧本而发愁,剧院里平时征稿的事也一直在做,经常有作家打电话过来,甚至曾经有农民在高速公路上向他推销过剧本。“这些剧本都是一定会看的,这扇采用好剧本的门一直都是开着的。”

  陈传敏说,自己也是从业余编剧做起的。“成为儿艺的编剧,我没有托过任何人脉关系。”然而,“可惜的是,真正符合要求的作品太少了。”

  事实上,全国各地的剧院都经常举办征稿活动,除了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乌鲁木齐市艺术剧院、宁波市艺术剧院等多家剧院都进行过征稿活动。即使如此,一稿难求的现象仍常常发生,这正反映出了优秀的话剧编剧人才是多么稀缺。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曾在征稿活动中,面向全国征集到了260部剧本,最后经过评审却只留下了1本。虽然评审时没有关注作者的身份信息,但评委最后挑中的剧本仍是一位贵州的退休老编剧写的。陈传敏分析:“这说明老干这行的人有一种能捕捉到最合适的素材的能力,他们写出的台词与人物是最适合舞台的。”

  陈主任认为,话剧编剧并非一定是专科毕业,或者是“圈内人”,但任何人想要成为话剧编剧都需要下苦工磨练自己。老编剧的剧本之所以能脱颖而出,也正是因为他在这一行里下了大工夫。

  编剧人才难培养

  为什么优秀的话剧编剧这么少?业内人士认为,这与话剧发展的市场环境不无关系。

  国话先锋剧场经理傅维伯表示,话剧在哪个国家都不是盈利的行业,是靠政府给予支持才能生存下去的。做这一行需要从业者的努力、忍耐,也需要政府的支持,好剧本少也正因如此。

  正如傅维伯所言,话剧编剧的酬劳少已经不是秘密了。电视剧的编剧通常写一部剧能够拿到几十万元,而话剧编剧只有几万元,稿费的差距在10倍左右。写一部话剧剧本需要花费写5集左右电视剧的精力,但是得到的酬劳却远远少于电视剧剧本的酬劳。这样一来,话剧编剧自然会慢慢流失掉了。

  要让话剧成为产业,傅维伯认为得靠行业的自律与坚守,同时还需要大家共同培养市场:“要让戏剧受到尊重,被大家认识,才谈得上受欢迎,而怎么让它被认识是行业与政府需要考虑的。可以在中学、大学设立戏剧等多种艺术课程,让大家对这些艺术形式有了认知与追求,市场才能扩大,才会产生需求。”

  “优秀的演员、导演都是站在编剧的肩上。”陈传敏感叹道,“在一出话剧里,观众总是把目光投向舞台上的演员,现在也开始关注导演了,但是如果没有编剧最初构想出这部剧,根本就不会有后面的导演和演员的工作。这个根,经常是没有人来找的。”

  专业文凭非必需

  撇开创作资金与投稿管道等外在原因,追根究底,编剧自身能力高低才是决定剧本质量的关键。傅维伯指出,能够吸引观众的剧目,一般都会引起观众的共鸣,与观众建立了共鸣关系,观众才会对戏有感情。如果剧本不是针对观众的思想下功夫,而只是排一些想要引人哈哈一笑的戏,可能并不会得到预期中观众的反应。

  如何才能写出好剧本呢?一位话剧爱好者告诉记者,现在民间的话剧编剧大部分还是科班出身,因为写话剧需要具备很多专业的知识,没有学过的人很难写好。然而陈传敏却认为,专业技能在编剧的能力中所占比例是比较少的,例如他自己就是中文系毕业,从写小说转入写剧本的。虽然当下剧院仍是以招收戏文专业的毕业生为主,但他认为专业之外的其他能力,比如天分、生活阅历等更为重要:“有很多剧本虽然挑不出技巧的毛病,但是很平淡,缺乏灵气。这和演员是相似的,不是所有戏剧学院毕业的演员都能成为顶尖演员。同样一部素材,写的人不同,出来的成果也不同,因为他们入题的角度、经历、阅历都不同。”因此编剧除了靠专业技能,还要看灵气和生活积累。

  “能不能成为好编剧,主要是看自己对自己要求严不严。”陈传敏告诉了记者他自己的经验:在他刚开始当编剧时,无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的戏,他都会看10遍以上,“不喜欢的戏找出为什么不喜欢,喜欢的戏找出为什么喜欢。”即使自己没有学过理论的东西,但是台词、人物形象的塑造方法已经深入到了他的骨髓。除此以外,编剧还必须深入生活,了解各行各业的人不为人知的一面,从而去挖掘他们独特的语言和细节。

  明星演话剧:“接地气”与“穷欢乐”背后……

  试水舞台重当新人,回头客尝着甜头欲罢不能,老油条恨不能“赖”在舞台上,如今影视剧明星演话剧是一个日益流行兴盛的现象,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今年的“明星效应”出落的尤为明显。因陈道明的加盟,北京人艺的话剧《喜剧的忧伤》创造了400多万元的票房;而刘若英的婚讯也让林奕华的话剧《在西厢》一路飙红……日前,国内的话剧舞台更是迎来了国际大腕的身影。11月中旬的国家大剧院,《美国美人》的男主角、奥斯卡影帝凯文·史派西贡献了史上最出神入化的莎士比亚名作《理查三世》。

  明星的号召力的确能给票房注入一针强心剂,但“全明星”、“梦之队”是不是振兴中国话剧的唯一途径,恐怕还需要冷静思考。必须承认,除了一些舞台功底扎实过硬的实力派,大部分明星特别是娱乐明星和选秀产生的明星,往往在艺术功力上有欠火候之嫌。但反过来看,在娱乐产业链日益完善的今天,明星们开始意识到,成功的舞台表演经历可以成为提升自身附加值的好办法。既然两者在话剧舞台上一拍即合,也没必要与明星演话剧为难。倒不如借此机会引导一种更理智的氛围——不排斥,不依赖,而是锦上添花。

  史派西:影帝“穷乐”图的是地气

  其实很多影视剧演员都曾经过舞台“淬炼”。英国演员中几乎很少有专职的影视剧演员。舞台灯光下,观众面前,没有重来一遍,对于所有演员而言,舞台这个戏剧的起点,都是一种必须的体验。

  一阵急促的鼓声过后,跛脚拄拐的凯文·史派西端坐北京国家大剧院舞台中央,丰富的肢体语言和中气十足的台词一下子震慑了全场观众,多段独白将角色残缺躯体下的扭曲灵魂展露无遗。三个多小时的莎剧,在惊人的演技中丝毫不见冗长。领衔主演凯文·斯派西曾凭借《非常嫌疑犯》和《美国丽人》两次荣获奥斯卡奖,1999年,他曾被英国权威电影杂志《帝国》评为“10年来最佳男演员”,他出神入化的演技经常能赋予反派角色一种非比寻常的诡谲魅力。

  这几年,有认为凯文电影少、质量不如以前的人,这个戏是最好的反驳。2003年开始,他任伦敦最古老最负盛名的OldVic剧院艺术总监,一个美国演员坐在万众瞩目的英国老剧院的“剧院灵魂”这个位子上,压力可想而知。8年来他在OldVic执导、主演了好几部舞台剧,今年这部绝对佳作《理查三世》,导演正是《美国丽人》的导演、英国人山姆·门德斯。这次《理查三世》的演出,是山姆与凯文自《美国丽人》后在戏剧舞台上的首次聚首,山姆毫不掩饰地表现出对老搭档的欣赏:“二十年前我就瞄准了莎士比亚的这部作品,我一直认为会有一个演技卓越的演员是为理查三世而生,凯文就是这个人。他是一个真正的演员,而并不仅仅是一个超级明星,他能够真正全身心地走进这个黑暗而阴森的角色中去。”两人耗费3年,准备这部戏的演出,3年里凯文推掉了几乎所有电影的邀约,基本上他是拿拍电影的钱作为自己演舞台剧的后盾。

  在英国,甚少只演影视剧的演员。现在叱咤银幕、首屈一指的演员,没有几个不是舞台出身,之后在荧幕上再领风骚,最终又回归舞台的。远的譬如国宝级人物劳伦斯·奥利弗,近的有新晋奥斯卡影帝、史上最传神“达西”(《傲慢与偏见》男主角)科林·菲尔斯。裘德·洛在伦敦演《哈姆雷特》时,拿的是每周750英镑工资,相当于一个伦敦中产阶级的正常工资。由此可见,明星演话剧并不能赚大钱,而这种“穷欢乐”的背后是他们对回归舞台“接地气”的渴望。

  陈道明:娱乐时代的营销“面相”

  明星版话剧观众乐意买账,究竟是因为陈道明的名声,还是戏剧本身的力量?陈道明的《喜剧的忧伤》,令90后尖叫,让人们看到了在一个娱乐时代的某种面相。

  一线明星出演话剧,对于明星本身是个巨大的“赔钱买卖”。将视线收回到国内,北京人艺院长张和平曾自曝北京人艺演员的演出用度明细,以《窝头会馆》中片酬最高的何冰举例说:“每场他的用度是1500元,《窝头会馆》预计将会演满100场,何冰的这个‘窝头’也就只拿到15万,而这不过是他一集电视剧的价格。至于宋丹丹和徐帆,那就更少了。更何况,现在像《窝头会馆》这样能演满百场的戏,几年都遇不到一个。”张和平感慨道。

  在北京人艺的舞台上,陈道明一身笔挺的黑色中山装,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边,斜挂脸上的眼罩遮住左眼。随着灯光渐起,观众席间响起一阵异常的彩声儿。这喝彩声含义无穷,其中包含着30年来只能在荧屏和银幕上谋面的这位名角,现在终于活生生地出现在观众的眼前。两小时,两个人,不换景,《喜剧的忧伤》听起来严重考验普通观众的耐受力。但这出戏最终却创下了北京人艺60年来的票房纪录。演出落幕时,全场陈道明的“粉丝们”如同看演唱会一样拉起条幅。18场演出的1.6万张票很早就售罄了。有人说:一个陈道明,引发了北京话剧界20年不见的抢票风潮。

  明星演话剧,在这几年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无论是港台的还是内地的,艺术的还是商业的,明星演话剧日渐成为了一种常态,也不知是话剧需要明星来吸引眼球还是明星需要话剧来抬高身段。孟京辉一再捧出文艺女星,从袁泉到郝蕾,林奕华的话剧分别请来了张艾嘉、李心洁、刘若英。赖声川的话剧也是将李立群到林青霞一干台湾明星悉数收入囊中,向来以艺术性著称的北京人艺,近年来也开始大打明星牌,除《窝头会馆》请来了何冰、宋丹丹、徐帆等一干明星收获千万票房之后,又起用陈好出演《日出》、胡军出演《原野》。

  但是,陈道明对话剧舞台的意义,始终显示出有别于以往的地方。据称,在首演当晚,有不少貌似90后的小女生在陈道明刚出场时,就在台下大叫“好帅!”。他把衣扣解开,叉着腰喘气时,观众席里更传来夸张的尖叫。当然,倒不是说《喜剧的忧伤》的成功是由于陈道明成功吸引了90后小粉丝,而在于它让我们看到了在一个娱乐时代的某种面相——观众的买账,究竟是因为明星的力量,还是戏剧本身的力量,变得已不是那么重要!明星和话剧,无非都是营销的一部分,只是手段和途径的区分,再没有谁成就谁之分。

本文由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发布于戏剧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话剧编剧人才瓶颈何时突破,明星成振兴话剧唯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