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 > 戏剧艺术 > 大学生戏剧节走出象牙之塔,不说言不由衷的话

原标题:大学生戏剧节走出象牙之塔,不说言不由衷的话

浏览次数:189 时间:2019-09-17

演出诚可贵观摩价更高

2006年第六届大学生戏剧节自8月11日开幕以来,全国76所院校的32出剧目在北京这一主会场轮番上演。大戏节虽因经费原因举步维艰,但在主办各方的努力下,今年的大戏节仍如期举行。大学生们自己创作的好戏在北京人艺小剧场、国话小剧场及东方先锋剧场三个剧场陆续登台,《等待戈多》、《罗密欧与朱丽叶》等对经典的重新演绎,《辛迪·蕾拉》、《“人民公敌”事件》等新创剧目浓郁的生活气息,均引起了大学生们的浓厚兴趣,在京掀起了一股观剧热潮,并得到了专业戏剧工作者的关注与肯定。 从自我陶醉到贴近生活 大学生戏剧节今年已是第6年。在以往的大戏节上,观众指出参演剧目脱离生活,或在封闭的舞台上着重情绪的宣泄而剧情空洞,或注重形式的怪异而晦涩难懂,让人感觉年轻的剧作者们只是在自我陶醉而忽视了身边丰富多彩的生活。今年大戏节的剧目却令人欣喜,许多作品非常清晰地呈现现实生活的多种面貌,贴近实际地反映大学生的喜怒哀乐。如浙江大学黑白剧社的《辛迪·蕾拉》,以一名女研究生与一只流浪猫的故事,展示了孤独、迷失与寻找的主题。此外,上海理工大学江畔剧社的《寝室故事》、北京盛基艺术学校的《我和我的野蛮老师》、首都经贸大学边缘剧社的《剧场制造》、北京林业大学之洋剧社的《如果是喜剧》等,均再现了校园内外大学生们丰富多彩的生活。最有代表性的是南京大学的《“人民公敌”事件》,这部戏以一群年轻人排演易卜生的《人民公敌》为线索,以戏中戏的结构,讲述了他们力图以演出《人民公敌》为契机,参与到家乡治理淮河污染的现实中,但在排演的过程中,他们不断受到干扰,现实与剧情惊人地相像,令人感慨万分。 今年大戏节的演出除了三个小剧场外,还设立了中国传媒大学分会场,演出《最期之诗》、《神曲》等10出戏。同时还推出“戏剧进社区”活动,中国传媒大学南京广播学院戏剧社的广场剧《罗密欧与朱丽叶》深入街道社区,把莎士比亚的经典剧作送到老百姓身边,这使以往只在圈内自娱自乐的大学生戏剧走向社会,从而拥有了更多的观众。 令专业戏剧人刮目相看 虽然大学生戏剧与专业剧团排演的戏剧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但今年大戏节,年轻的大学生们却以较强的戏剧结构能力和丰富多彩的舞台表现,令专业戏剧人士刮目相看。 《记忆拼图》看上去像是五颜六色的琐碎图案构成的拼图,但随着戏剧的进展,那些零碎的图案最终都指向了一个场景与一个方向,像滴水最终汇成了河流,巧妙而灵活。《禅先生》增加了戏曲的元素,同时在结构上保持其“不破不立,边破边立”的独特韵味。《如果是喜剧》看上去不过是集合了日常校园生活的点点滴滴,但力图通过多声部朗诵、默剧、游戏等表现方式再现丰富的校园生活与复杂的人物情感。 《镜子·女人》以独角表演为主体,并与雕塑相配合,构造了舞台表演的新空间。著名导演、国家话剧院副院长王晓鹰和以执导探索戏闻名的孟京辉对此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大学生们想象力丰富,手法多样,对专业戏剧工作者是不小的启发,另外青年戏剧爱好者对戏剧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热爱和真诚,对排戏过程中每一个环节的认真和执著,以及对社会问题有深度的思考和反映,有时是专业剧团所不及的。他们认为,和制作经费捉襟见肘、却颇有思想内涵的大学生戏剧相比,专业剧团花费不菲的剧目却没有达到应有的艺术效果,这是值得专业人士思考的。 成为培养人才和观众的途径 大学生戏剧节水平虽非一流,但对戏剧事业和整个文化事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北京市剧协秘书长杨乾武认为,大戏节的举办有助于为戏剧事业培养、积累观众,6年来,通过演出、报道以及“戏剧进社区”等活动,大戏节的影响不断扩大,观众不断增加,这些观众今后很可能成为戏剧爱好者或戏剧观众。他还指出,大戏节为大学生们提供了一个展示才华的机会,是为戏剧事业培养人才的途径之一,他们当中的佼佼者现已成为戏剧界的新秀。如执导今年大戏节开场戏《等待戈多》、有“戏剧鬼才”之称的青年导演顾雷参加过三届大学生戏剧节,《沃伊采克》、《瞎子和瘸子》、《最卑贱的职业——擦屁股的》等都是他曾经在大学生戏剧节上推出的作品。今年8月在保利剧院上演的大型奇幻童话剧《福娃》的导演邵泽辉,曾经在第二届大戏节执导了《费加罗的婚礼》和《小彼岸》。(本报记者 苏丽萍 通讯员 王烁)2006-08-20

在编剧孙晓星看来,“专业剧团有责任,因此担子重,所以他们排一出戏会思前想后做市场调研,但学校则不同,仅仅凭借着‘相信’就能去做。我们一直觉得当别人说你幼稚时,其实是在夸你。”同其他很多剧社仅仅靠学校微薄的资金支持外,他们的运作方式足以令人羡慕,公司投资运作,剧目创作完成后会在天津进行商演。

来自川大编导系近30位本科生组成了《禁止呐喊》的创作团队。舞美、灯光、音响、剧务、协调、外联,团队中的每一个人无时无刻不传达着集体创作的小团队分工明确。“编导系的课程特杂,上大二的时候我们接触了话剧,有些同学可能交了作业结课了事了,可是我们这些人着了迷,大家平时一起玩的时候就常常说故事,希望继续做话剧。”负责宣传和外联的谭银称,“这里面有马上毕业的师哥师姐,实习找工作都挺忙的,但是大家一定会准时来排练。”谭银说学校和院系都非常支持他们排戏,还将表演教室和学校的小剧场借由使用,“不过我们还是经常被校管赶出来,因为排到夜里一两点常有,一遍结束后,大家就聚在一起说哪感觉不对或者哪可以修改得更好看。“

■改变抱怨之后践行的绵软无力

用戏剧进行有逻辑的思考表达意图大声疾呼

当被问及作为综合性大学的表演系,明年将面临毕业的他们将来会否从事戏剧专业时,雷悦称,“很遗憾,不一定。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很清楚,这两天之后,他们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再上舞台了,甚至都不会再从事表演这一行,所以这也为这出戏做了悲伤的注解。”大四将面临毕业实习的他们,因为不是毕业于中戏、上戏这样的艺术名校,进入院团的机会几乎为零,“北漂”或者改行成为他们没有选择的选择。从面临毕业的茫然,到排演毕业大戏的彷徨,再到一个同学父亲去世给全班带来的震动,这次的“大戏节”,全班同学从暑期放假的状态自天南海北聚集而来,甚至有的从新疆坐火车赶赴这个毕业大戏之约。

■一门本该结业的课程却成了无法割舍的爱好

在曹阳看来,《禁止呐喊》的前半段“就是一个纯喜剧”,“因为从学校生活讲起,我们所有主创最熟悉的也是校园生活,所以你可以看到例如最不好用的校园网、永远晚点不会提前的校车、排队排队再排队的饭卡充值。”只不过,对于这些最琐细、最生活甚至有点恼人的片段,曹阳用他钟爱的搞笑方式呈现出来。“如果说评委老师们认为这个戏还不错,我想我们真诚的从生活中感受,然后再用创意表演出来是原因之一。”曹阳说,入大学后,他就一直琢磨着记录学校里有趣的点滴,铆着劲写这个剧本。

从大一就加入剧社的07级大气科学学生李飏在四年里又演又导,毕业走进了收入稳定的气象局。“为了这部戏来北京演出,我请了一周的假,一个月的薪水泡汤了”,虽然热爱戏剧但是迫于生存压力的他坦言无法完全放弃现在的工作,“但是一有机会还是抑制不住内心蠢蠢欲动的热情”,而和他情况相似的还有刚毕业于07级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的徐鹏,“现在的我刚踏入制造业,不过只要机会来了,我一定会辞职,转入和戏剧有关的工作”。

■迫于生存压力无法将戏剧当做职业

天津音乐学院戏剧影视系表演专业的《悼亡剧场》缘起于小时候被关在已经下班的商场,于是玩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开门才出去。在这出戏中,剧中人也被关在了已经下班的剧场,所不同的是,这个剧场一关就没再打开过。全剧有青春校园也有恐怖心理,很多观众是从头到尾一直在流泪。

《一条线上的七个犹太小孩》将英国女性主要剧作家卡里尔·丘吉尔的作品《七个犹太小孩》与香港话剧团现任艺术总监陈敢权代表作《一条线》合二为一,在“戏中戏”的架构前端,一个无名戏班上演了探讨巴以冲突、和平与战争话题的短剧《七个犹太小孩》;后端,回到后台的戏班收到下次演出剧本《一条线》,伴随他们玩闹试读,一个小游戏演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生死之搏。今年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翻译系、即将任职于香港儿童木偶剧院的罗颖妍将编剧、导演揽作一身,“我们在思考,戏剧能为这个世界做什么”。“通过电影、书籍等资料我们清楚了巴以冲突的来龙去脉,我们看到了这个为利益角力的世界正在饱受战争的侵蚀”,这部戏剧最终能改变什么改变多少,“我无法得知,只是我们寄望沟通、理解与改变。”

作为综合性大学中一个靓丽的群体,他们在学校中有着不少粉丝,也正是每一次公演后同学们的热情以及论坛中的热议,成为了支撑他们坚持下去的力量。当面对“如果这次大戏节的演出取得了成功,你们会不会坚持留在舞台”的疑问,雷悦坚定地问大家,“你们一定会,对不对!”此时,每一个同学都低着头,眼中噙满了泪水。在这出雷悦老师倾注了无数心血的《我是海鸥2011》中,她不仅要向同学们传达出艺术理念,她更想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他们,“不管你今后是否会继续做这一行,至少在这次的舞台上,你要做一次主角。”曾在俄罗斯留学的她,希望同学们能以一种新的视角去看契诃夫,“他们不用像俄罗斯人那样去说话,说自己的话就可以,甚至加入小幼稚小搞笑都可以,大学生不要去做山寨人艺,他们应该更加青春、更加灿烂。”

河北大学的帐篷剧社成立于2008年,虽然今年他们报送的两个剧目均没有入围决赛,但同学们依然执着地来到北京,边当志愿者边观摩。在他们看来,这些同龄人的作品不仅比他们的作品质量高,更比商业戏剧打动人。由于剧目没有入围,所以他们此次来观摩的食宿都由自己负担,很多个人住在廉价旅店的一间大房间内,可即便是自掏腰包,他们仍然非常珍视这次机会。影视艺术学院编导专业的刘荀说:“平时我们常常会坐动车到北京来看孟京辉的戏,而大戏节对我们来说更是一个体制外的,没有束缚的,有冲击力的品牌,特别是剧社之间有交流有争鸣,这一点很吸引我们。”虽然在高校中还是不折不扣的新军,但仅仅成立3年的帐篷剧社在保定却有着不小的知名度,以前,话剧在保定几乎没有演出,更谈不上市场,正是帐篷剧社成立之初搬演的《恋爱的犀牛》,让很多保定人知道了戏剧为何物。但其实在上大学前,剧社的这些同学也几乎没有看过话剧。没有剧场就在多功能厅和阶梯教室演,自己贴钱免费为市民演出,帐篷剧社虽然没有在真正的帐篷中演出,但他们就如同大篷车一般,在原本没有话剧演出的保定播下了戏剧的种子。刘荀说,“今年9月,我们将尝试进行商演,票价定在几块钱,目的就是为保定的话剧市场做个市场调研。”

■戏剧能为世界做什么?

相比很多参赛剧团的“专业相关”,中国海洋大学更像是一支勇猛的杂牌军。编剧黄蕾毕业于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光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几位主演分别来自07级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07级大气科学、09级金融专业,其他成员也是各行各业、无关戏剧。

在今年的演出剧目中,四川大学编导系带来的《禁止呐喊》尤为吸引评委会关注。只有两个男演员撑满全场,《禁止呐喊》的秘密武器为何?该剧编剧兼导演、广电编导系大三学生曹阳认为:是“真诚”、“生活”、“有趣”和“责任”。

在商业文化盛行的忙碌之都香港,有那么一群灵动的青春生命渴望与世界对话。每年三到四月,来自香港九所大学的剧团便汇集在政府提供的一座小剧场里进行年度联合汇演。没有评委点评,也不设任何奖项,更无关注的闪光灯,清冷外场并未带凉为话剧狂欢为理想高歌的内心火热。其中,香港中文大学的中大剧坊就是这场名为“香港大专戏剧节”的常客。2009年推原创作品《顾城之死》、2010年演《我们的美好非洲时光》,每年一支团队一部新戏的中大剧坊今年携改编剧目《一条线上的七个犹太小孩》受邀来到大戏节碰撞花火。

本文由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发布于戏剧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学生戏剧节走出象牙之塔,不说言不由衷的话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