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 > 戏剧艺术 > 话剧编剧人才瓶颈何时突破,京城剧场扩容后的

原标题:话剧编剧人才瓶颈何时突破,京城剧场扩容后的

浏览次数:185 时间:2019-09-15

话剧编剧人才瓶颈何时突破

时间:2012年09月18日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侯 璞

  近来,话剧界的“剧本荒”问题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热点。虽然《步步惊心》、《失恋33天》等由影视作品改编的剧本成为了投资商们的宠儿,受到了观众的热捧,但这些剧本毕竟也只是捡了影视界的“残羹剩饭”,无论是业界专家还是观众都为话剧界缺乏原创好剧本而遗憾。

  事实上,“剧本荒”的问题已经断断续续纠缠了话剧界20年。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儿?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人才稀缺是关键

  目前,能够得到观众认可的原创话剧剧目屈指可数,许多业界人士认为当下的原创话剧剧本内容雷同、商业气息强、思想肤浅的不在少数。有人形容现在的编剧界是“围城”,里面的人想出出不来,外面的人想进却进不去。这是不是意味着,没有人脉的圈外人即使有好剧本也很难被采用呢?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陈传敏主任否定了这个说法,他告诉记者:“剧团是不会放过一个好剧本的。”在他的周围很多搞创作的人都为没有好剧本而发愁,剧院里平时征稿的事也一直在做,经常有作家打电话过来,甚至曾经有农民在高速公路上向他推销过剧本。“这些剧本都是一定会看的,这扇采用好剧本的门一直都是开着的。”

  陈传敏说,自己也是从业余编剧做起的。“成为儿艺的编剧,我没有托过任何人脉关系。”然而,“可惜的是,真正符合要求的作品太少了。”

  事实上,全国各地的剧院都经常举办征稿活动,除了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乌鲁木齐市艺术剧院、宁波市艺术剧院等多家剧院都进行过征稿活动。即使如此,一稿难求的现象仍常常发生,这正反映出了优秀的话剧编剧人才是多么稀缺。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曾在征稿活动中,面向全国征集到了260部剧本,最后经过评审却只留下了1本。虽然评审时没有关注作者的身份信息,但评委最后挑中的剧本仍是一位贵州的退休老编剧写的。陈传敏分析:“这说明老干这行的人有一种能捕捉到最合适的素材的能力,他们写出的台词与人物是最适合舞台的。”

  陈主任认为,话剧编剧并非一定是专科毕业,或者是“圈内人”,但任何人想要成为话剧编剧都需要下苦工磨练自己。老编剧的剧本之所以能脱颖而出,也正是因为他在这一行里下了大工夫。

  编剧人才难培养

  为什么优秀的话剧编剧这么少?业内人士认为,这与话剧发展的市场环境不无关系。

  国话先锋剧场经理傅维伯表示,话剧在哪个国家都不是盈利的行业,是靠政府给予支持才能生存下去的。做这一行需要从业者的努力、忍耐,也需要政府的支持,好剧本少也正因如此。

  正如傅维伯所言,话剧编剧的酬劳少已经不是秘密了。电视剧的编剧通常写一部剧能够拿到几十万元,而话剧编剧只有几万元,稿费的差距在10倍左右。写一部话剧剧本需要花费写5集左右电视剧的精力,但是得到的酬劳却远远少于电视剧剧本的酬劳。这样一来,话剧编剧自然会慢慢流失掉了。

  要让话剧成为产业,傅维伯认为得靠行业的自律与坚守,同时还需要大家共同培养市场:“要让戏剧受到尊重,被大家认识,才谈得上受欢迎,而怎么让它被认识是行业与政府需要考虑的。可以在中学、大学设立戏剧等多种艺术课程,让大家对这些艺术形式有了认知与追求,市场才能扩大,才会产生需求。”

  “优秀的演员、导演都是站在编剧的肩上。”陈传敏感叹道,“在一出话剧里,观众总是把目光投向舞台上的演员,现在也开始关注导演了,但是如果没有编剧最初构想出这部剧,根本就不会有后面的导演和演员的工作。这个根,经常是没有人来找的。”

  专业文凭非必需

  撇开创作资金与投稿管道等外在原因,追根究底,编剧自身能力高低才是决定剧本质量的关键。傅维伯指出,能够吸引观众的剧目,一般都会引起观众的共鸣,与观众建立了共鸣关系,观众才会对戏有感情。如果剧本不是针对观众的思想下功夫,而只是排一些想要引人哈哈一笑的戏,可能并不会得到预期中观众的反应。

  如何才能写出好剧本呢?一位话剧爱好者告诉记者,现在民间的话剧编剧大部分还是科班出身,因为写话剧需要具备很多专业的知识,没有学过的人很难写好。然而陈传敏却认为,专业技能在编剧的能力中所占比例是比较少的,例如他自己就是中文系毕业,从写小说转入写剧本的。虽然当下剧院仍是以招收戏文专业的毕业生为主,但他认为专业之外的其他能力,比如天分、生活阅历等更为重要:“有很多剧本虽然挑不出技巧的毛病,但是很平淡,缺乏灵气。这和演员是相似的,不是所有戏剧学院毕业的演员都能成为顶尖演员。同样一部素材,写的人不同,出来的成果也不同,因为他们入题的角度、经历、阅历都不同。”因此编剧除了靠专业技能,还要看灵气和生活积累。

  “能不能成为好编剧,主要是看自己对自己要求严不严。”陈传敏告诉了记者他自己的经验:在他刚开始当编剧时,无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的戏,他都会看10遍以上,“不喜欢的戏找出为什么不喜欢,喜欢的戏找出为什么喜欢。”即使自己没有学过理论的东西,但是台词、人物形象的塑造方法已经深入到了他的骨髓。除此以外,编剧还必须深入生活,了解各行各业的人不为人知的一面,从而去挖掘他们独特的语言和细节。

[艺术视点]京城剧场扩容后的新问题

时间:2011年12月26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艳鸽

  今年10月底,北京东城区和西城区公布演艺区规划,宣布打造首都核心演艺区。总投资150亿元的西城区天桥演艺区至2015年将建成30个剧场群,至2020年,将建设成拥有50个演出剧场群的演艺集聚区。而东城区的天坛演艺区,将在今后5年内新增34座剧院,打造园林式天坛演艺集聚区。北京未来的剧场数量可能达到200多个。

  北京需要多少个剧场?一大批新增剧场的涌现,将会触动北京戏剧市场的哪些神经?这些剧场的有效运营如何保证?近日,作为“2012北京国际演艺服务平台”启动仪式的相关活动之一,一场主题为“北京需要怎样的剧场生态”的研讨会就这些问题展开探讨。

图片 1

东方先锋剧场内景

  北京的剧场多吗?

  北京现有的剧场有多少?道略文化产业研究中心总经理毛修炳提供了一组数据:北京能够常年演出的剧场,去年的数量是128个,加上偶尔演出的,大概共有160个。所以,如果加上东西城区将建的剧场,北京的剧场数量在未来将达到200多个。

  “一下子冒出这么多剧场,可能很多人会心存疑问,剧场投资是不是过热?北京需要这么多剧场吗?”毛修炳说,“其实从长远看,就应该要这么多。”他介绍,在纽约,平均每100万个人有42.5个剧场,但在北京,目前平均每100万个人只有8.8个剧场。所以,如果以此为参照,北京剧场的绝对数量并不算多。

  在这些剧场中,真正被大家认可、有效利用的其实更少。毛修炳介绍,北京现有的160个剧场中,每年演出场次能超过50场的还不到一半。50场是个什么概念?国话东方先锋剧场总经理、资深剧场人傅维伯表示,一个剧场如果真要担负起作为文化设施的功能和社会责任,每年的演出场次应该在280场左右,这样剧场的作用才算真正发挥。所以他认为:“北京现在有这么好的戏剧发展形势,需要多建剧场,但如何让它们真正起到剧场的作用,这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所以,在新建剧场的同时,改造现有的没有被充分利用甚至低效运营的剧场空间,将这部分资产盘活,也是剧场从业者的共识。由具有50多年历史的东宫电影院改造成的东宫影剧院是一个具有480个座位的中型剧场。该剧院自今年10月开业,开幕大戏是濮存昕主演的《说客》,随后2011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的一些展演剧目和其他口碑不错的剧目都在该剧场演出。东宫影剧院运营总监、北京道朴文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雷表示,按照目前的演出密度,东宫影剧院一年的演出场次能达330场左右,如今该剧院的档期已经排到了明年的四五月份。“以前文化宫的电影放映大厅,通过改造也具备了剧场的功能,而且成为演出者愿意在舞台上表演的剧场空间。东宫影剧院的改造可以成为一个样板,它的方式是可以复制的。”王雷说。

图片 2

蜂巢剧场

  创作和运营人才从哪里找?

  当数量众多的剧场建成以后,直接面临的就是演什么和剧场如何运营两个问题,其实这又可以最终归结于一个问题:创作人才和运营人才从哪里找?

  傅维伯说:“按照现在戏剧作品的创作情况,如果一下子涌现出这么多剧场,数量和质量的支撑上有一定难度,因为作品、创作者、创作资源、资金等,都是逐步积累的。”他估算了一下,假设北京有100个剧场要实现常态演出,每年大概需要1000到2000部作品,但目前北京戏剧界在编剧、导演、演员、舞美等人才资源的积累上都不够。

  毛修炳担心的也是“剧场热、剧本荒”的问题。“现在很多戏剧专业毕业的学生都不愿意写话剧剧本,而是去写影视剧本了,因为那个来钱快,所以很多优秀的话剧编剧都流失了,也导致话剧市场这几年的好剧本不是很多。”

  而留下来做戏剧的人,在王雷看来,大多数都是真心实意地去做这件事情的,“凭着热情、理想去做戏,有些人还自己贴钱”。他认为真正的戏剧人是可亲可敬的,“只要给他们一些起码的费用,加上双方的信任和承诺,就能推动他们做很多事情。”

  在北京,如果有200个剧场,是否相应的具有200个会运作剧场的人?答案或许不容乐观。王雷分享了一段自己的经历:他曾遇到一个想做剧场运营的人,对他大讲特讲服务如何人性化,其举措就是给来看戏的观众每人发一瓶矿泉水。这让王雷深感懂剧场运营的人才太少。

  剧场运营的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像傅维伯这样的资深剧场人,也很难在艺术和商业之间游刃有余。“一谈到经商,有很多观念就转不过来。”他说,“像我们这样既搞艺术创作,又做经营管理和制作,由于面对的事情很复杂,心理压力很大。”在他看来,对于剧场管理,现在很多人并没有很清晰的概念,“剧场的运营管理,是一门学问,要对卖的商品有自己的认知和体会,不是简单的谁都能干的事。”

图片 3

东方先锋剧场

  一年演出多少场才能保证正常运营?

  一个剧场一年最低要演出多少场次,才能保证它的正常运营?傅维伯的估算是330场左右。关于国话东方先锋剧场的运营情况,他介绍,剧场所在的东方广场区域,平均每天每平方米的租金是6元,所以2000多平方米的国话东方先锋剧场每天的租金成本是12000元左右,但是我们一天的场租是6000元。“也就是说即便不算剧场的人力成本和各种设备消耗,先锋剧场每天就要赔6000元。”他说,“但为什么赔钱还要做?因为中国国家话剧院必须承担起国家戏剧发展的社会责任。”曾经有人找来想在剧场里演出二人转,被傅维伯断然拒绝了,“如果想赚钱,干脆开演唱会、夜总会,但国话绝对不开,它有自己的社会责任。”

  “目前想把剧场和戏剧投资作为盈利的事情去做难度很大。”王雷也感叹。对于剧场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他表示,除了演出,剧场同时也要肩负起培养相关人才和演出项目的责任,“比如首都剧场,它不只是一栋楼,而是有一个庞大制作团队的支撑,才会获得大家的认可。”他并不期待东宫影剧院有多高的盈利,“我们对剧场的要求是,低收益运营或者略亏运营但保证它持续有好的作品、满场的观众和热度,使剧场所在的区域热起来。”

  做戏剧是一件坚守理想的事情。做过3个剧场的傅维伯,称自己“到现在还是一个穷光蛋”,这么多年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就是因为对戏剧理想的坚守。“这个行业太不容易了!”他说。

图片 4

东宫影剧院

本文由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发布于戏剧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话剧编剧人才瓶颈何时突破,京城剧场扩容后的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