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 > vns85978威尼斯城官网 > 南宋第一强兵,宋代广东第一强军广州博物馆留

原标题:南宋第一强兵,宋代广东第一强军广州博物馆留

浏览次数:89 时间:2019-11-22

  作者:卜松竹

南宋第一强兵:能与金国铁骑野战的“岳家军”

图片 1资料图

起源:国难中诞生的“岳家军”

图片 2宝祐甲寅摧锋军修城砖

说起“岳家军”,不能不提《满江红》里的那句今人耳熟能详的“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靖康二年闰十一月的“靖康之变”导致了北宋政权的灭亡,也让宋太祖赵匡胤苦心孤诣建立的那套军权高度集中于皇帝本人的军制土崩瓦解。原先由朝廷直接掌握全国最有战斗力的部队,“将不得专其兵”的局面随着数十万禁军在金军二次南侵的战争中非亡即溃,基本消失殆尽而不复存在。经历了东京失守、徽钦“北狩”的国难之后,赵构在江南重建的宋政权,虽然名义上叫做“中兴”,实际却跟“草创”无甚差别:金人铁骑的南下追击迫使这位康王“泥马渡江”,甚至一度落到流亡海上的地步;宋廷中央却“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正规军队,抵抗女真人的重担在很大程度上需依靠那些靠扩张私人军队并吸收流寇渐成规模的将军们”。

图片 3韩京 像

挨到建炎三年,南宋统治机构总算初具规模,终于将分驻抗金前线各军事要地的野战主力部队统一番号为“御前五军”,第二年改为“神武五军”;到了绍兴五年,因“神武”乃是当年北齐军号,又改成了“行营护军”。尽管名义上已经被中央收编,但时人依然习惯以大将的名号称呼所部军队,譬如张俊的军队叫“张家军”,韩世忠的手下,则曰“韩家军”,兵将间的私人隶属味道很浓。这在北宋时代是完全不可想象的谋逆行为,就连杨老令公如此威名盖世,却也是个可怜的光杆司令,手里连一支骨干部队都没有,只是在征战之际,才有份指挥由来自各支不相统属的禁军临时拼凑的部队。

  文、图/广州日报 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南宋初年的统兵将领,不光长期手握重兵,权力也更大 ,辖区以内可以先斩后奏,便宜行事;上马管兵,下马管民,军权财权都尽在掌握,基本上就是辖区内的土皇帝。这在满脑子宋太祖“杯酒释兵权”的文官集团看来简直就是晚唐五代藩镇割据的历史重演,有人就向宋高宗上书进言,各路大军只知道有自己的统帅,人人都是各为其主,还有谁晓得有皇帝陛下呢?这些文官只记得北宋初年收藩镇之权是让“天下无事百有五十年”的良法,却没有看到这“百有五十年”间宋军外战的不振,更忘记了靖康之耻实际上就是北宋兵制“四方帅守事力单寡,束手而莫知所出”这一弊端的大暴露,而其结果就是整个北中国的沦陷!在金人强兵压境的局面下,南宋当局向统兵将领放权也算是与时俱进的举措,只有这样才可以使守将拥有更多权力,增加其守土御敌的责任感,最大限度地调动辖区内的人力、物力、财力以抵御金军--毕竟能打胜仗才是硬道理,“政治正确”只能暂时摆到一边。于是,北宋只能有“杨家将”,而南宋却出现了“岳家军”。

图片 4

岳家军的起源,还要追溯到建炎年间的东京留守司部队。金军灭亡北宋后暂时北归,一向主张抗金的宗泽出任东京留守,收编了大量溃兵和义军,并且积极联系河北的抗金武装,一时间军威很盛,号称百万。投军的岳飞在宗泽麾下,从基层做起,凭借军功一步步晋升至将领。然而在宗泽1128年三呼“过河”而去世之后,继任者杜充御下无能,义兵闻风解体。几天之内人心就散了,将士去者十五,两河豪杰皆不为用,以致时人有宗泽在则“盗可使为兵”,换成杜充就变成“兵皆为盗”之叹。后来杜充退至江南时尚且拥兵十万,面对金军南下时却轻易投降,致使这支昔日威震中原的东京留守司部队彻底瓦解。只有岳飞的队伍成为仅存的硕果,在大军溃散之余,时任江淮宣抚司右军统制的岳飞率部移屯宜兴,相继击败并收编了盘踞当地的几支军贼土匪队伍。从此独自成军,揭开了“岳家军”的传奇篇章。

  在广东的历史上,有过这样一支军队。它曾短暂归于“军神”岳飞麾下,继而入粤,成为总部初在广州,后在韶州,与南宋王朝共始终的一支独立部队。在百年军史中,它战功赫赫,并在抗元战争中绽放出最后的光辉,它就是“摧锋军”。学者评价,经过百年新陈代谢,能保持旺盛斗志和强悍战斗力的军队,在广东古代军事史上,唯有“摧锋”一军而已。就凭这一点,它的传奇经历就值得为我们今天所铭记。

军纪:南宋第一强兵

  摧锋军建造广州修城砖

到了绍兴十年岳飞北伐之前,以长江边的鄂州(今属湖北,治所在现武汉市武昌区)为基地,岳家军(正式名称是“行营后护军”)已壮大到10万之众。当时,在南宋初年名震一方的宋廷大将中,淮西张俊所部8万人;淮东韩世忠所部仅有3万人;远在四川的吴玠手下也只有6.8万人。岳家军已然成为南宋朝廷各支大军规模之首。

  千年风云激荡,能留到今天的摧锋军遗物,着实不多。好在在广州博物馆,藏有南宋时摧锋军所造广州修城砖二方。其上镌刻铭文,一曰“端平三年摧锋军监造广州修城砖”,一曰“宝祐甲寅摧锋军修城砖”。按广州博物馆副研究馆员陈鸿钧的说法,前者为上世纪二十年代,广州因修马路而大拆城墙,为好古者搜得;后者于1972年,广州越华西路宋子城墙基考古发掘所得。

在岳家军的十万大军之中,真正从东京留守司时代延续下来的老班底只有大约两千人,而南宋当局历年来拨给岳飞的部队为数也不很多。岳家军的兵员主体,是岳飞在绍兴元年到绍兴五年间,率部驰骋在湖湘等地,平定不服朝廷的盗贼土寇后收编的壮丁。

  残砖断瓦,本是最易遭人忽视的寻常之物。但如果没有这有心人的偶然发现,我们断无法穿越千年,感触到那位不知名摧锋军战士的气息。这就是历史在不经意处,给人的小小安慰吧。

受战乱影响,溃兵盗贼当时遍布大江南北。这帮人的来源大致是两个:一部分是由北方民间的抗金武装和各地勤王义军转化而来;另一部分是由被金人击溃而逃散的士兵转化而来。对于这些令人头痛的溃兵盗贼,大敌当前的宋廷通常息事宁人,以招抚收编为主,以致当时出现了“仕途捷径无过贼,上将奇谋只是招”、“欲得官,杀人放火受招安;欲得富,赶着行在卖酒醋”之类的俚语。但溃兵盗贼中总有强梁反复者,敬酒不吃吃罚酒,被岳飞奉命剿灭。但岳飞在平乱之后对大批被俘者的宽大处置令人赞叹,除元凶外皆不问(甚至在江西拒绝过宋高宗的屠城密令),老弱者放归田里,精壮者则被收编入伍,成为“岳家军”的一员。绍兴二年二月,岳飞剿灭并收编盗匪曹成部后,兵力即暴增一倍,达两万四千人,已与其他几位大将韩世忠、刘光世和张俊的兵力并驾齐驱。三年以后,岳飞又奉命进剿了盘踞在洞庭湖地区的“湖贼”杨么,只用了半个月时间就消除了这一朝廷的心腹之患。得胜之后,有部将建议岳飞在鼎州大开杀戒以显示军威,并让当地人“知所怕惧”,被岳飞严词拒绝。免遭一场荼毒的当地百姓从此对岳飞怀有很深的好感,直到几十年后的宋孝宗淳熙年间,常德一带的老百姓依旧对“岳枢相”感恩戴德;而原先杨么手下的丁壮被编入岳家军的大约有五六万人,远超过岳家军在剿灭杨么前的兵员数量。

  摧锋军为南宋时诸多地方军种之一,主要服役于时广南东路。奇怪的是,这支历史绵长的部队,在《宋史·兵志》中并无专门记载。但南宋李心传《建炎以来朝野杂记》对之有一段概要性的记录:“殿前司摧锋军者,旧以广东多盗,使统制官韩京戍梅、循以弹压。绍兴末,移其半三千人戍荆渚。隆兴二年,王宣、钟玉作乱,复命摧锋军往捕。其半今存,凡三千四百人分屯广东诸州县镇共二十处。”

如果只是兵员多达十万,这样的军队其实也不足恃。北宋时代禁军最多超过100万(可见林冲的80万禁军教头货真价实),却是军纪松散连战皆溃,辽、金、西夏个个都成了苦主,足见一支军队如果只是人数多,也不过是乌合之众,更何况岳家军中从溃兵盗贼中收编而来的大多数兵员,本来就是些目无法纪、纪律散漫的亡命之徒!

  今天我们能找到的其他有关摧锋军的记载,大多也是这样简略而零散。大概只有最有心的人,才能从分散在无数古籍中的零星细节中,勾勒、还原出一支早已消散在风中的百年强军的军威与军魂。

但是,就是以这些原先货真价实的乌合之众为主组成的岳家军,在史籍上却以“冻死不拆屋,饿死不虏掠”著称,这一点不仅在当时,甚至在整个古代中国,都堪称卓尔不群。昨日当流贼时烧杀奸掠,无恶不作,今日在岳家军里却是俯首贴耳,令行禁止。如此奇迹般变化的背后,是岳飞的治军,以严明军纪而著称于史,如同南宋学者周密在其著述《齐东野语》中所言,岳家军的军纪为“中兴第一”!

  广东古代史学者汪廷奎,曾对摧锋军的始末进行了系统梳理,使我们能有幸得见其面貌之一斑。他这样评价:“摧锋军不但是南宋广东的最精锐的军队,而且也为北宋广东的禁兵和将兵所不及……摧锋一军,经百余年新陈代谢、长期存在,且能保持斗志,则更为广东古代军事史上所仅见。”

岳飞在南宋军界初露头角并非因为战功,而是因为肃然的军纪。岳飞曾经说过:“用兵者无它,仁、信、智、勇、严五事,不可不用也。有功者重赏,无功者重罚,行令严者是也。” 岳家军赏罚分明、纪律严整。早年岳家军初创驻军宜兴时,两浙各地吏民纷纷扶老携幼迁到宜兴,把岳家军驻地当作临时的避难之地,宜兴人民甚至出资为岳飞建造生祠,以表达父老百姓的感激之情。原因无他,唯有岳家军能够做到“不扰百姓”。当时几乎所有宋将都纵兵行暴践民,个中之尤即数张俊,其部队还常以“自在军”炫耀;建炎四年宋军收复建康后,在这座繁华的东南都会之中,各路宋军纷纷变身为强盗,令已在女真铁骑下饱受欺凌的建康百姓大受其苦;只有岳飞驻兵临近的广德,民间“无秋毫之扰”。当年秋天,岳家军移防江北泰州,当地百姓同样安堵如故;为此,宋高宗亲自下手诏表扬岳家军所到之处,秋毫无犯,“民不知有兵也”。

  上马治军下马安民 一代名将育成铁军

农民出身的岳飞对士兵欺凌平民深恶痛绝,因此军法甚是严峻:拿老百姓一文钱的,就要杀头! 有个兵士拿人一缕麻绑草鞋,岳飞追查盘问后,斩首! 在极端严格的管束下,经历成年累月的军纪实践,岳家军军纪之严整,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有士兵在湖口县买柴,百姓主动少收二文钱,士兵坚拒说:“你想用这二文钱买我的脑袋吗?”绍兴二年岳家军平曹成后屯驻江州,一时军费不继,士兵杀马充饥,剪发卖钱,甚至卖老婆孩子买米,却无人敢于抢掠百姓。日久天长,岳家军名声在外,以至于老百姓听到其他军队来了,如同遇到了土匪,都逃得无影无踪,而岳家军路过的地方,老百姓纷纷出门围观,乃至声泪俱下,激动不已。

  在南北宋交替之际,最有名的一个名字,毫无疑问是岳飞。摧锋军与这位大宋第一名将,有过一段短暂的交集。依汪廷奎先生所言,“南宋初年,整个南方处于动乱状态,广东亦然”。绍兴二年(1132)广东兵祸最严重之时,本地唯一的正规军,设立于北宋神宗朝的五千余人编制的“东南第十一将将兵”只剩下不足千人。幸好岳飞及时击破曹成部大股兵匪,且于第二年讨平从江西来的诸部,广东才转危为安。饶是如此,过于薄弱的兵力仍使得广东屡次向宋廷奏请增兵,以强化本地防卫。绍兴四年(1134)三月,宋廷派“湖南安抚司后军统制韩京,充广东兵马铃辖,以所部屯广州。”这就是后来的“摧锋军”。

当然,岳家军的军纪绝不只是靠着严刑峻法维系。岳飞以身作则,与部下同甘苦,经常与最低级的士兵同吃,酒肉全部平均分配,若是酒少不能分给全军,就掺上水让每人都能喝上一口。士兵露宿野外,岳飞也绝不一人住进营帐。同时,岳飞尽可能地善待部众,朝廷每次犒赏,全数分发将士,自己一文不取。有一次,岳飞命令一名部将分发犒赏,按照带甲人、轻骑人、不带甲人三等给钱,这名部将从中渔利中饱私囊,被岳飞发现后,立即杖杀。对于立功的将士,生活简朴的岳飞向来不吝赏赐。部将张宪的亲兵郭进在莫邪关立下头功,岳飞就立即赏赐金腰带和银器,并将他从普通小兵提拔为从八品武官。

  韩京是河东(山西)人,“以忠义起上党”,后来领兵湖南。岳飞讨曹成时被划归岳家军,当时麾下大约有三千人。由于被岳飞挑选去一部分精壮人马,韩京继续留在湖南补充兵员。奉调广州时,部队又恢复到约三千人的规模。绍兴六年(1136),这支部队正式更名为“摧锋”,并将统制司移到韶州。因为从这里向东北至西北一带多盗匪的山区派兵较为近便,且韶州是提刑司所在地,便于提刑对摧锋军统制的节制。

在岳飞恩威并施的管教下,岳家军形成一种军令如山、雷厉风行的军风。有一次,岳飞派一名骑士带奏折前往临安,途经长江,恰值风浪,渡口管理员禁止过江,结果这位骑士表示,宁可淹死,不能违背岳太尉的军令,随后自驾一叶扁舟渡江,目击者无不惊以为神。赏罚分明的岳家军对于日常操练的要求与实战一样严格。兵士冲山坡,跳壕沟,都穿着重铠练习。儿子岳云在训练时战马失足跌倒,就立即受到鞭打。所谓“在操场上很困难,打仗时就容易多了”,岳飞一生谦虚,唯独对岳家军士兵的战斗力从未低调,曾豪言:“某之士卒真可用矣! ”有着中国古代军队最严格的训练体系与战斗纪律的“岳家军”也成为名副其实的“南宋第一强兵”!

  终南宋一代,摧锋军的规模也不断变化,最高时达到七八千人。其部队风貌,也经历了一个蜕变和发展的过程。

战将:历史就是传奇

  汪廷奎指出,韩京初到广东时,还保存不少“恃恩不法”的坏习气,由于安抚使连南夫对他多加劝诱启导,他于是改过自新,专注于建功立业。他在治军方面非常有一套,摧锋军在他的调理下,在人员选拔、物质待遇、军事训练方面均有过人之处,因此格外勇悍善战,在平定盗匪作乱,恢复社会安定方面,与福建左翼军、江西右翼军并称“天下之冠”。在番号初建的四五年内,是摧锋军打仗最频繁、战绩最辉煌的时期。当时广东各地,特别是山区盗匪四起,韩京在数年内击破大盗七十余屯,威震岭南。由于军功卓著,加之治民有功,宋廷授予他更多的权限。摧锋军一度驰骋于广东、江西、福建的广大范围内。

“岳家军”不但兵多而且将广,岳飞帐下有统制官 22 人、将官252人,其中正将、副将和准备将各84人,而同时期的张俊手下只有10名统制官,韩世忠手下也只有11名。

  韩京的治民,被评论为“大有功于民”。他曾担任循州知州。循州所辖,包括今惠州市、河源市、汕尾市、梅州市的大部分地区。他发动军民清理残破之处,恢复城乡基础设施,盖起的民房更多达“数千百楹”。通过大规模的建设,解决了相当部分群众的居住问题。

在岳家军的众多将领中,有一人的身份最为特殊,他就是岳飞的长子岳云。当时宋朝的宰相是正一品,月工资三百贯与一百石禄米,只是从二品的节度使却有工资四百贯和禄米一百五十石。作为朝廷的高级将领,官居两镇节度使的岳飞的工资比宰相还高,即使不算宋高宗经常颁发的重赏厚赐,也完全有能力让儿子过上跟其他衙内一样的阔绰生活,但对岳云,岳飞并无丝毫徇私之意。相反,在赏罚分明的岳家军全军将士中,岳云可能是唯一的例外,他有功不赏,有过必罚,而在战场最险恶的场合,却必须身先士卒,舍命于枪林箭雨之中。自从绍兴四年,年仅16岁的岳云首次随父出征后,岳云一直充当岳家军的先锋角色,冲锋陷阵。很多明清以来的文艺作品包括戏曲当中,都说岳云使两把大“锤”,但其实岳云所用兵器是铁锥(同“锤”)枪。今天所说的“锤”在宋代被称为“骨朵”,而“铁锥枪”是一种长形的又能刺又能砸的重兵器,重达80斤,可见岳云的臂力确实惊人,故在战场上锐不可当。因此,岳家军中皆称其为“赢官人”(官人为宋代对男子的尊称,“赢”指常胜不败的意思)。

  1149年,宰相秦桧因担忧韩京在广东统兵过久难以节制,令人将之劝退。张宁成为摧锋军最高长官。在他之后,摧锋军的指挥权限被削弱,兵力也逐次抽调至广西、湖北等地,广东本部的力量渐渐单薄。

由于岳飞对岳云的战功的处理近乎苛刻,多次隐瞒不报,使得岳云的官职晋升甚慢。故而,在岳家军诸将中,张宪和王贵二人成为地位最高的将领,岳飞的重要副手。当岳飞不在军中时,王贵和张宪可以代替岳飞指挥其他统制,主持岳家军全军的事务。担任前军统制的张宪追随岳飞多年,以忠义著称,深得岳飞信任。

  有着极强忠义精神和决绝的战斗意志

至于流传很广的小说《说岳全传》中性格最为鲜明丰满的人物形象之一的牛皋,官拜岳家军的左军统制。他的人生一大污点是在加入岳家军前曾经短暂投降了金国扶植的傀儡伪齐政权。小说中的牛皋鲁莽而不失智谋,暴躁而不失幽默;而历史上的牛皋其实是一员智勇双全的猛将,绍兴四年岳家军北伐金国傀儡伪齐盘踞的荆襄六郡时,张宪和岳家军另一猛将徐庆带兵攻打随州,守将王嵩死守不出,岳家军连攻一个多月还是没有得手。岳飞得报后派牛皋去支援,临走时牛皋只带了三天的粮草,结果不待粮尽就攻下随州,俘敌五千,活捉王嵩。其人善战,可见一斑。牛皋的结局也是一个悲剧。尽管《说岳全传》虚构了一个“气死金兀术,笑死牛皋”的动人故事,给牛皋设计了一个快意恩仇的结局;但在真实的历史上,牛皋因坚决反对屈辱的和议,最后在1147年农历三月初三,被奸相秦桧密令亲信都统制田师中,以宴请各路大将为名,用毒酒害死。

  摧锋军入粤之初,以北方人为主。但在长期的战斗和发展中,本地人逐渐占了主流。他们既熟悉岭南的山水气候,又有对本乡本土的深厚情感,所以有着极强的忠义精神和决绝的战斗意志。

岳家军中间还有一员勇将,《说岳全传》对他的结局原封不动地照搬了史实,也就是说,此人已经不需要任何演义,因为本人就是一个传奇。他就是杨再兴。杨再兴原本是盗匪曹成的手下,骁勇善战。在岳家军进剿时,杨再兴曾杀死了岳飞的胞兄岳翻,但岳飞剿平曹成后却不计前嫌将杨再兴收为己用。得到岳飞如此宽容的杨再兴从此忠心耿耿,冲杀在前。在绍兴十年的北伐中,岳家军进逼临颍,杨再兴率领三百骑兵前哨小商河,与金军主力猝然相遇,数万金军对他们实施包抄围掩。杨再兴等人却毫无惧色,率三百骑士奋不顾身地进行殊死战。金军箭如飞蝗,杨再兴每中一箭,都折断箭杆继续冲杀,最后不幸马陷小商河,被金军射成“刺猬”,但是他和他的战马依然在河中站立不倒。此战,杨再兴率军斩杀金军万夫长以下二千余人,与其三百精骑全数战死,堪比斯巴达三百壮士力阻波斯帝国十几万大军的温泉关传奇!金军撤退之后,岳家军在残阳如血的战场上找到了杨再兴的遗体,火化之后,从中捡出铁箭头两升有余。此即著名的“血战小商河”,这段真实的历史,和评书、小说一模一样!

  南宋咸淳十年(1274),元大举伐宋,势如破竹。十一月,宋廷“诏天下勤王”。摧锋军统制方兴亲自率领驻扎在粤北韶州一带的摧锋军,至江西与文天祥的勤王部队会合北上。第二年,在救援常州城的战斗中,包括这批摧锋军在内的广东、江西兵被元军击败,加之友军救援不力甚至有意倾轧,极少幸存。有史料记载方兴在之后的崖山战中死节。文天祥曾在《思方将军》诗中写道:“始兴溪子下江淮,曾为东南再造来。”“始兴溪子”即指广东勤王兵。

战功:南宋唯一的攻击性力量

本文由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发布于vns85978威尼斯城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南宋第一强兵,宋代广东第一强军广州博物馆留

关键词:

上一篇:【vns85978威尼斯城官网】美利哥办法节枪击案1死

下一篇:文物保护